在线视频

日本女优欧美激情巨乳娘近亲乱伦捆绑虐恋女同蕾丝边肛交快感口交颜射痴汉系列制服诱惑巨屌啄嫩B人妖爱液潮吹美女自慰韩国女主播S级模特国产自拍视频3P群交熟女美人妻丝袜美腿萝莉学生妹美臀大屁股

下载资源

裸体女主播自拍偷拍亚站视频美脚俱乐部推女郎无毛诱惑嫖妓中国行MakeModel裸体借贷国模Graphis亚洲美女集锦Tokyo-Hot日本SexJapan88Square秀人网艺校女生极品柚木王动vs花狐狸GirlsDeltaCHOKmoson事件门TBADDY美腿丝袜AISS爱丝网红放尿小便国产A片盘丝洞pans美腿宝贝日本sCute套图中文漫画

色图鉴赏

网友自拍图动态色图

精选标签

SexJapanTVbeautyleg腿模波萝社医生护士办公室女郎

成人小说

小姨子大姨子女老师妈妈美艳少妇小姐妓女娱乐圈古代武侠乡村艳情嫂子女神OL女郎3p多人群交乱伦女同学校花女护士医生丝袜美腿女友初恋舅妈姨婶夫妻表姐表妹姐姐妹妹官场旅途艳遇鸭子男妓偷情出轨约炮保姆良家电车之狼异国情趣淫荡女人女警察偷窥熟女换妻奇幻玄幻校园真实生活岳母SM邻居隔壁淫乱商场办公室调教少女萝莉爱有情趣美女艳情男人性经历空姐约炮一夜情
请牢记丝魅网址: http://congtianxingligoodfilm.com 丝魅找回邮箱:

淫妻癌重度患者
2018/04/14

  老婆是个勤快本分的女人是贤妻良母型,身高166.体重60公斤皮肤白净细腻如凝脂,我很爱她,夫妻感情非常好,她每天上班,操持家务,我做生意,生活还算富裕。可总是觉得生活枯燥缺乏趣味,老婆对性需求不很强,每次做爱为了刺激她我总是说些粗话,她也会变得亢奋起来,开始只说些问她舒服吗,那里舒服,她回答逼里舒服,问她浪吗哪里浪,她回答浪,她的逼浪,她是浪逼!我也会兴奋起来都能做满足她。后来做爱时当她兴奋要高潮时我问他如果有两个男人一起伺候她,一个插逼里干她,一个插她嘴里,问她想吗喜欢吗,她说想,好喜欢!就会很快高潮。有一次做爱她高潮后抱着我,我故意跟她说我给他找了一个帅哥下次做爱的时候叫来一起玩问她可以吗,老婆当时很诧异看了我好一阵说你疯了吗,我抱着老婆摸着她的奶子和逼逼说这有什么就是玩玩嘛,只要你喜欢,她当时嘴里说不要可是我感觉得到她的乳房变硬逼逼里开始流水了。   本人接触网络比较早,经常在网站看到一些关于3p和换妻的文章,感到很刺激。从那以后聊天时又多了一个话题,一次偶然间和一个比我小的网友闲聊发现一个网名叫《蝉》的小伙子谈吐不俗,就视屏看了看,小伙子高个子体型不错,长相也过得去,就有意无意的聊到了这个话题。他说不久前和一对夫妻玩过,当时他有些紧张,那女的长相不好他也没什么感觉,玩的不太舒服。我问他想不想和我老婆玩玩,他说很想成为我们的性伙伴。我说你也不知道我老婆长啥样就那么高兴?他说看哥哥张那么帅,很有修养,嫂子一定很不错。呵呵小子嘴真会说。给他发了一张老婆的照片,他说很喜欢,很期待。通过聊天了解了一下他的生活习惯,发觉他没什么不良习惯后告诉他有机会安排他来我家玩。   记得那是2006年的秋天,一天和老婆亲热后搂着老婆很平静的说这几天有个小伙子要来一起玩,那感觉就像在说明晚去饭店吃饭一样,她很诧异的抬眼看着我,没说什么,默许了,知道她很兴奋很激动,只是几千年形成的妇女的传统观念让她很惊恐,更何况是一个本分贤惠的女人!!   之后和小伙子聊天的时候,让他和老婆视屏看看,老婆很难为情的被我拉到电脑前,坐下了。为了能让老婆自然一点,我借故出去了,给她们一个空间让他们更好的交流。晚上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老婆已经睡了,我打开电脑登上QQ找到了她们的聊天记录,有些兴奋和激动。开始两个人谈了些个人的基本情况,谈的很投机,话题逐渐转移到了性的主题上来,他问我老婆对他的印象如何,能接受他吗?老婆爽快的表示肯定,接下来是他向老婆介绍自己的性能力如何的好,和性的经历。视屏中他向我老婆展示了他的性器也说要看看我老婆的逼逼问我老婆喜欢怎么和他做爱,甚至说到了什么姿势的感觉。看得我心潮澎湃,鸡鸡硬硬的。第二天我在网上见到他问他和我老婆聊得好吗,他很兴奋说嫂子很白有气质很漂亮很喜欢。我故意挑逗他说她的身体更诱人,问她怎么不视屏看看呢,呵呵。他说要求了嫂子几次嫂子就是不脱,当时心里可希望了。我说你们多聊聊就好了,先在视屏上做做熟悉一下对方的身体,见面的时候会自然些,还特地嘱咐他视屏的时候要截图给我看。又过了几天每次我俩接上线之后我和他说几句就借故有事要出去拉老婆和他聊。每次也总是很晚才回家。聊了几天估计已经相互了解了,一次回家很晚,老婆还没休息,脸上泛着红润,我想可能是她们刚聊了,于是抱着她看着她的眼睛,问她聊得如何,老婆红着脸点了点头,我说你看到他的鸡鸡大吗?老婆说挺大的,我说他看到你的逼逼后什么反应!老婆说他猴急着呢。,说完挣开我的手说,困了先睡了。我心想还不好意思呢!呵呵。洗完澡回到屋里很激动,上床摸着老婆的奶子,老婆吭了一声,我轻声问她今晚聊得开心吗?她点点头,问她让陌生人看逼逼什么感觉,她说很刺激。我说让他用舌头舔你的逼逼,吃你的奶子,然后用他的大鸡巴插进你的逼里,说着我把手伸进她的内裤,那里已经淫水涟涟了。那晚做的非常高兴,做了几次,老婆也高潮了几次,老婆高潮的时候我趁热打铁的问她,这两天约那小伙子来玩,可以吗?她点点头,我说想不想让他来操操你的骚逼,她有些失控了,大声说好想,好想要!!好想他的大鸡巴操我的骚逼,!!我说,让他使劲的操你的逼,你个浪逼,浪吗。她大叫了几声说,浪我的浪逼好浪!!我们一起高潮了,老婆喷了很多水!!。   第二天我起床后习惯性的打开电脑登上QQ给蝉留言让他多跟老婆交流方便的话定个时间,就上班去了,晚上很晚才回家,老婆出来迎我问吃饭了吗?我说吃过了,问她怎么还没休息?老婆笑了笑,脸有些红了。我知道她在和蝉聊天呢。洗漱后我回到卧室,看她已经躺下了,问她怎么不聊了?老婆脸红红的说困了,我心里暗笑刚才肯定是裸聊了看我回来,不好意思就关了电脑。我打开电脑登上QQ.《蝉》已经下线了,打开聊天记录心里既兴奋又坎坷不安,她们聊了一晚上,开始的时候说话还很规矩,几句话后《蝉》就要求看看老婆的身体,看他评论着老婆胸罩的颜色,内裤的颜色,说老婆的内裤很性感,评论着老婆的乳房如何的白,好想吃老婆的奶子。老婆回答的文字不多,看来很顺从他的要求,蝉很会挑逗女人,夸女人,尽说些老婆的优点,其实老婆乳房不大,两个粉红色的乳头很好看。说真想每天都含着她的乳头,接着要求老婆脱掉内裤,老婆开始不肯脱给他,在他多次要求下脱下了,《蝉》当时很激动,说嫂子的逼毛很柔顺,粉红色的嫩逼让他冲动了掏出了自己的鸡巴要老婆扒开逼逼自慰,这时候老婆一定拿着视频头对着扒开自己的逼逼问他喜欢吗?他问老婆想要他插进逼里吗?老婆这时也起性了,说很想,很喜欢他的大鸡巴插进自己的小逼里!!看得我激动地心砰砰直跳!!   这时候老婆回头问我怎么还不睡,我说看看你们聊得如何,老婆不好意思了,说不要看了,我抱过老婆的头说,咱俩一起看,老婆这时候也放松了,把头靠在我的腿上,轻轻地说,他想明天来,我低头看着老婆,问她你想让他来吗?老婆红着脸说,听你的。看着老婆的眼睛里充满了期待的眼神,我点点头。一只手摸着老婆的奶子,一只手脱掉她的内裤,哪里已经是淫水荡漾了,粉红色的小逼微微张开着,我知道那是晚上被《蝉》挑逗的,老婆急促的呼吸伴随着淫叫声……高潮后的老婆沉沉的睡了。可是我却辗转难眠,一种矛盾的心思起伏着,看着身边深爱的老婆,想着明天就要拱手献给别的男人,心中有着莫名的酸楚和激动,这是自己最在意最珍贵的东西啊!难以入睡的我干脆起床穿上衣服,走到了大街上,似乎这样能缓释一下心中的不安,在路灯下溜达了约一个小时,回到家,躺下休息,昏昏沉沉的度过了一夜。   早晨醒来,老婆已经买好了早点,收拾着屋子,我看了看表,已经快八点了,因为没有睡好头有些发昏,我打开电脑登上了QQ,《蝉》已经等不及了,问了多次在吗?大哥同意她去吗?我叫来老婆看着她问要《蝉》来吗?她红着脸说听你的,这时候我发现一向在家穿衣很随便的老婆今天穿上了平时逛街才穿的衣服,透出一种成熟的美。我明白了,她已经做好准备了。《蝉》哪里已经很躁动了,连续问着,“是哥哥吗?我能去找你们吗?如果哥哥还有顾虑,可以不玩只见见:。我说没什么顾虑的。问他什么时候能到我家,他说九点吧,让我在线等他,他用QQ跟我联系。我坐在电脑前看着新闻,过了一会他回话了,问了我的具体位置,估计他到附近了,我起身出去接他。出门的时候我看了看老婆,她很兴奋也很紧张,我抱着她在嘴上亲了一下。在离家不远的公路上一辆出租驶到我的面前停下了,下来一个小伙子,我一眼认出了,是《蝉》他下车后,我们寒暄了几句,仔细的端详了一下他,180的个子,长相还可以,体型也不错。这时的我心情到平静了,回家的路上嘱咐着他,老婆还没有接触过别的男人,要他一定要温柔,动作不要太粗鲁,进入状态了再说,还给他介绍了老婆的性敏感点,和习惯。   回到屋里我叫妻说他来了,老婆过来看到他很不自然,《蝉》叫了一声嫂子,老婆笑了笑,我看出老婆对蝉还满意。我说你俩到前屋吧,那里宽敞,床也大。老婆反身回到屋里,蝉站在那里瞅着我,我说进去吧,我和蝉进到屋里老婆站在镜台前,脸绯红有些手足无措,这时的我倒是异常的冷静了,我过去抱着老婆亲了一下在她的耳边说,放松点不要怕,没事的,回头叫蝉过来抱抱你嫂子,蝉走过来,老婆身却回过去了背对着蝉,蝉在身后抱着老婆说嫂子终于见到你了,老婆晃动着身体似要挣脱他。我站在旁边异常的兴奋,想应当出去一下,可是又担心错过这平生最刺激的一刻。蝉抱着老婆在老婆耳边说着什么,手伸进了老婆的上衣里在揉捏着老婆的乳房,老婆的左乳最敏感,也是我刚才告诉蝉的。老婆两只胳膊放在了镜台桌子上成半趴壮,翘起的屁股在和蝉的鸡巴摩擦着,身体动的更厉害了。我过去抱着老婆的头亲她,她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用力的吸着,我问老婆他在摸你乳房舒服吗?老婆迷蒙的看看我哼着。老婆的胸罩已被解开,蝉轻轻的揉着老婆两个雪白的乳房,坚挺的下身顶着老婆的屁股晃动着,老婆也晃动着回避他的冲击。我俯下身解开老婆的裤带,把老婆的裤子连同内裤一同脱到了膝盖下,老婆雪白肉感的大屁股露了出来,半趴在镜台桌子上的老婆撅着雪白的大屁股,镜子里映出她那迷蒙享受的样子,两只奶子在蝉的手上揉捏着,那画面真是无比的淫荡刺激,我捧着老婆的屁股掰开粉红色逼逼,蝉蹲下用舌头和脸暇亲着老婆的屁股和老婆的蜜逼。我掰开老婆的逼逼示意他可以开始了,蝉站起身飞快的脱下裤子,把早已坚硬的鸡巴对准我给扒着的逼逼插了进去。老婆深深地哼了一声,蝉有节奏的抽动着,伴随着老婆轻轻地叫声。看着那只在老婆身体里蠕动的鸡巴,镜子里映出老婆淫荡陶醉的神情,我异常的兴奋激动。蝉的大鸡巴在老婆的逼里来回的抽动着,带出了很多的淫水,老婆的阴唇随着蝉的动作也进出着,那个以前只属于自己的淫洞今天被其他的男人使劲的干着,蝉双手揉着老婆的奶子,下身努力的插着老婆,发出了啪啪声音,老婆也轻声的呻吟着,突然蝉哼了几声,颤动了几下,老婆也应和着叫了几声,蝉的屁股使劲向里捅着,把他旺盛的精液射进了老婆的逼里,老婆的阴道一紧一松的夹着刚刚倾泻完精液的鸡巴,一会蝉慢慢的拔出了已经软下来的鸡巴,精液也随着老婆的阴毛滴了下来,蝉不好意思的说,太激动了,控制不住了。我笑笑说先去洗洗吧,一会再来,蝉提起刚才退到膝盖下的裤子,俯身亲了亲老婆的白屁股,手玩弄着刚才被他干过的逼,老婆的逼由于还处在兴奋状态阴道外凸着,还在流着精液,蝉一只手扒开老婆的阴唇手指插进了老婆的逼里,沾着刚才他射进去的精液,老婆也嗯嗯的叫着。我催促说你俩一起去洗洗吧。蝉,扶起自然趴在镜台上,撅着屁股的老婆,和我一起帮老婆提起裤子,我捧着老婆的脸亲着她问舒服了吗?老婆意犹未尽的晃着屁股。   两个人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去了洗澡间。我家的洗澡间和卫生间在一起,面积很小,也就几平米吧。里面传来了流水声,等了一会我悄悄地走过去,透过门的缝隙,清楚的看到老婆一手拿着喷头,一手握着蝉的鸡巴,套弄着,蝉一只手摸着老婆的逼逼,一只手和老婆拥吻着,也许是刚才做爱的时候是背对着蝉,也是因为有我没和蝉亲吻。这时的老婆忘情的拥吻着他,发出嗯嗯的叫声。蝉,突然一只手抱住老婆的头向身下按下去,老婆慢慢蹲下,蝉的大鸡巴凑到了老婆的脸旁,老婆丢下喷头双手抚摸着蝉的胸脯,深情地看着他,头微微动着用脸拨动蝉的鸡巴,蝉,向前探了一下身子,将他的大鸡巴伸向老婆嘴边,老婆愣了一下,张开口将蝉的鸡巴含进口里,蝉,很享受的。喔……了一声。我的心一沉,一股酸楚的感觉,老婆很爱干净,结婚十几年给我口交也没有几次,每次我想要她给我吃的时候,总是不耐烦的找借口,这次却给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男人口交着,老婆一只手拿着蝉的大鸡巴,另一只手抚摸着蝉的屁股,胸和蛋蛋,大鸡巴在老婆的口里翻滚着,不时地吐出用舌尖舔着马眼,和蛋蛋。蝉,一只手扶着自己的鸡巴,一只手捧着老婆的头,不停的……喔……着很享受的闭起眼睛。蝉的鸡巴逐渐的大了。硬了,把老婆的嘴撑的大了,在老婆的嘴里吞吐着,发出啵啵的声响,突然蝉两只手抱住老婆的头,粗暴的将他的大鸡巴向老婆的嘴里捅去,又大又硬的鸡巴整根没入了老婆的嘴里,进入到了老婆的咽喉深处,一会老婆嘴里发出呜呜声吐出他的鸡巴咳了几下,蝉,疯狂的一手抱老婆的头,一只手抓着老婆的头发,将他的大鸡巴再次插入老婆的嘴里,紧紧地按住老婆的头,疯狂的操着老婆的嘴,他的大鸡巴,在老婆嘴里飞快的进出着,蝉的阴茎分泌物,混杂着老婆的唾液,拉出了长丝,发出咗咗的声音。老婆的两只手突然死死的抱紧了蝉的屁股,蝉停止了动作低头看着老婆,老婆也含着他的鸡巴,抬头看着他,头轻轻地晃动着,用嘴晃动着顶到她咽喉的鸡巴。老婆吐出蝉的鸡巴,拿起喷头,清洗着嘴边的污物,拿起蝉的鸡巴清洗了一下,抬头看着蝉,蝉,拿着自己的大鸡巴在老婆的脸上摔打了几下,老婆闭起了眼睛。在他的大鸡巴上亲了一下,说行了。老婆站起身握着他的鸡巴,蹭着自己的阴帝,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水顺着老婆的阴毛流下,蝉的手指也在野蛮的抠挖着老婆的蜜逼。蝉搬起老婆的左腿放到了旁边的坐便器上,老婆的逼逼就清楚的在他眼前了,蝉,俯下身子一只手扒开老婆的逼,食指和中指伸进了老婆的阴道中抠挖着,舌头舔着老婆的阴帝,老婆的叫声更大了。蝉让老婆背过身双手扶着洗衣机,一只手揽起老婆的腰,让老婆尽量的撅起屁股,把他的大鸡巴插了进去,双手抱着老婆的大白屁股,使劲的干着,老婆也随着他的节奏嗯……恩……着,两个奶子晃动着。干了一会,他又把老婆搬回刚才的姿势,老婆一只脚蹬在坐便器上,顺从的由他摆弄着,小腹尽量的贴向他的小腹,这样蝉的鸡巴更容易插入,蝉站起身搂着老婆的腰,他的大鸡巴蹭着老婆的阴毛和阴帝,故意不插入,已被挑逗起性的老婆,抓住蝉的大鸡巴放到了蜜逼口处,蝉一挺身粗大的黑鸡巴整根插了进去,老婆深深的呕了一声,身子向后仰着,头晃动着,蝉一只手搂着老婆的腰,一只手揽回老婆的头亲吻起来,两个人的舌头缠绕在一起,在对方的口里,发出咗咗的声音,伴随着下体的撞击声,老婆雪白的身体被他弄得摇晃着,蹬在坐便器上的腿掉了下来,蝉,好象知道了我在偷窥,把老婆转到向我的位置一手搬起老婆的右腿放到了自己的臂弯处,一手扶腰,嘴用力的吸着老婆的舌头,粗大的黑鸡吧抽插着。两个人在洗澡间里站着,尽情的操着,老婆白白的屁股和他粗黑的鸡巴清楚的在我眼前晃动着。没想到内向稳重的老婆一下子变得这么淫荡!蝉的抽插越来越用力,屋里响起清脆的啪啪声,突然喔……了一声,身子颤抖了几下,第二次射了出来。拔出软下来的鸡巴,放下老婆的右腿,老婆意犹未尽的嗯了一声,说洗洗咱们去屋里吧,老婆拿起喷头清洗着蝉的鸡巴,《蝉》也廖水清洗着老婆流着他精液的逼逼。   我回到屋里想起新买的dv,放好磁带,这时他们已经进屋,老婆穿着衬衫短裙,蝉,穿着内裤,回到了卧室,我拿着dv拍下了这对出水鸳鸯,对蝉说,放心吧不会露脸的。《蝉》笑笑表示无所谓,老婆坐在床边整理着头发,我对他俩说,接着玩啊。蝉,过去坐在老婆身边,撩起老婆的裙子,我看到老婆根本没穿内裤,我用dv对着老婆的逼逼,看着玩弄她的逼,蝉脱掉了老婆的衬衣,把老婆放倒在床上,裙子撩了上去,一只手和嘴亲着老婆的两个奶子,一只手揉弄着逼逼,刚刚被抽查过的阴道向外翻着,已经被干的红红的了。我坐在床头上拍着,老婆的一只手套弄着蝉的鸡巴,一只手解开我的裤带,掏出了我硬硬的鸡巴套弄着。知道她是要我,弄她高潮。蝉,做爱虽然猛但是时间短,射得快。真佩服小伙子年轻旺盛的精力,蝉,已经射过两次的鸡巴又硬了起来。我对他说你嫂子还没高潮了,快努力吧。蝉,趴在老婆身上脱去老婆的裙子,一丝不挂的老婆被他压在了身下,把他那粗黑的鸡巴插进老婆阴道,使劲的干着,我绕到后面用dv记录着,老婆岔开两腿尽力的敞开着承受着他的冲击,老婆在他使劲插入的时候啊……啊……叫着,。蝉起身将老婆的两条腿高高的屁股向上拢了起来,如一个倒写大字,把老婆的腿分的大大的,半站着对着老婆的逼插了进去,我拿着dv走到老婆头边,老婆两肩一下都离开了床,头部最低,那姿势既刺激又暴力,老婆随着他的大力冲刺啊……啊……的叫着。由于动作过大,蝉的鸡巴掉了出来,他的两个手搬着老婆的两条腿,挺着大鸡巴对着老婆的逼插了几下没进去,我放下dv,一只手扒开老婆的逼,一只手扶着蝉的鸡巴,送进了老婆的逼里,蝉,使劲的干了一会,已经大汗淋漓的他,放下老婆趴在身上喘息着,我端来一杯水,递给他一条毛巾,他擦着汗,接过水杯大口喝着,老婆让他平躺在床上,起身扶着他的鸡巴坐了上去,两只手扶着蝉的胸脯,半蹲着上下运动着,速度越来越快,老婆也啊……啊……的放声的大叫着,我知道她要高潮了!可是这时蝉也叫了一声蜷起了腿,老婆坐不下去了,蝉,受不了这样的运动,老婆伸手抓住我的鸡巴,套弄着,我知道她要我给她高潮,老婆高潮喜欢在上面,我脱下裤子躺下,老婆起身抓住我的鸡巴坐了上去,蝉在旁边半躺着,摸着我俩的结合处揉着老婆的阴帝,能清晰地感到他的手随着老婆的逼起伏一起碰撞着,一只手揉着老婆的奶子,这时蝉起身站在我的头旁,将他的鸡巴凑到了老婆的脸上,老婆看了我一眼,张嘴把刚插过自己淫逼带着淫水的鸡巴含进口里,在我的上方蝉,努力前凸着小腹操着老婆的嘴,老婆叼着他的鸡巴上下的速度加快了,突然,啊……啊……的大叫了几声,阴道里喷出了很多的水,老婆的屁股使劲的扭动着,高潮后的老婆软软躺下了,一手整理着头发一手用纸擦着下体。《蝉》亲着老婆,老婆的舌头伸进了蝉的嘴里,蝉使劲的吸着。一只手分开老婆的腿,趴了上去,老婆岔开两腿抱着蝉的腰,《蝉》拿着自己的鸡巴插了进去,老婆的舌头依然在《蝉》的嘴里,两个人亲着,干着。老婆翘着的两条雪白的腿摇晃着。啪啪的抽插声越来越快,蝉,大叫了一声第三次射了。《蝉》静静的趴在老婆的身上,两个人舌吻着,我拿着dv到后面拍着她们的结合部,老婆的阴毛伴随着淫液和精液,已经一塌糊涂。《蝉》的鸡巴还在老婆的逼里蠕动着,老婆的阴道也一动一动的。蝉,又开始抽动了,鸡巴带出的精液滴了下来,老婆已经被干的红红了的逼被撑的大大的,我伸手摸着他俩的结合部,摸着老婆的逼,和他正在上下翻飞的蛋蛋,他动作更快了,使劲的向老婆的逼里捅着,已经射了三次的他再也没有精力了,努力了几次的蝉已成强弩之末,软软的趴在了老婆身上,依然和老婆舌吻着。我起身对蝉说,歇一会吧,吃过午饭在玩,蝉直起身,依依不舍的摸着老婆的奶子又摸了摸老婆被他干的有些红肿的逼。说谢谢哥哥了,回单位还有事情,起身穿起衣服,走到老婆面前说嫂子我回去了,在老婆的脸上亲了一下,我送他到门口,转身回到屋里,老婆也穿戴整齐了,我走过去抱着老婆问,今天高兴吗?老婆点点头说谢谢老公。我捧着老婆的脸,舌吻着。   以上都是本人的亲身经历,绝无半点虚假。08年和那个小伙子又在网上见到了还聊了那次他的感受,随后我们又玩了一次就再也没联系过了。